齐宣子

【瓶邪】不再联系

你要的热度

吴山天风:

跟风来一发军训梗


 


    大一报道,军训第一天,吴邪从大巴狭小的空间里站起来,头嘭的一声撞到天花板上。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诸事不顺。他捂了捂脑袋,跟着缓慢的队伍下车。几个男生被分配给女生搬行李,吴邪就是其中一个。女生的行李箱比男生重得多,也不知道里面都藏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一秒还在疑问,下一秒就被解答了。一只箱子锁好像是坏了,东西噼里啪啦全都掉到地上。


洗面奶,脸盆,卫生巾,日记本,充电器……各种内衣内裤全都洒落一地。吴邪尴尬地朝地上看了一眼,恨不得能一巴掌拍死自己,死了算了,倒了大血霉了。


“那个,谁的箱子?……”吴邪小声地问道。远远地有个女的就跑过来,捂着脸开始捡地上的东西。日了狗了,居然是辅导员。这四年别想好好做人了。


但是这一切不顺在下午见到教官的时候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可以避而不谈。教官到他们寝室来教他们叠豆腐块的时候笃笃笃敲了三下门,轻声问可以进来吗。吴邪离门口最近,直接去开门。


门刚打开他就呆住了,门前的人的样子和记忆里的完全重合在一起,有些让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了。看见面前的人神色里也有几分惊讶。他生硬地别过头去接着整理自己的行李。连教官教他们叠豆腐块的时候都没有好好听,心思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第一天训练其实很累,下午教官先对他们作自我介绍。


“张起灵。”他点点头。再没有说其它的话。


反正对吴邪也不用在介绍了。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不是连最喜欢的音乐最喜欢的小说最喜欢的人最喜欢的姿势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过吗。


不过,四年过去了,江山还易改呢,说不定他就变了个人呢。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这样怀念过一个人,四年里日日夜夜地想。开始想到他的不辞而别就会有砸东西的冲动,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家里的瓷碗到玻璃花瓶被他全都打碎了,等冲动劲过了他就后悔了,之后再也没换新的。后来当有人提起他的时候,他还是会有那种倒抽一口冷气,感觉有些喘不过来的表现,只是把他深深埋在心里再也不愿意提及了。


他走了以后的一个夜里,陌生的号码打到吴邪的手机上。吴邪不想去接,早料到是他。无奈挂了好几次还是不停地打过来。他有些不耐烦地接起来了——


“喂,张起灵?”


“别来烦我了好不好?”


那边没人说话,吴邪开始疑惑起来,冲着手机那头大喊:“王八蛋,是不是你?”


吴邪又喂了一声,没有应答,吴邪将手机紧紧地贴在耳朵上,听见很轻的呼吸声。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张起灵。最后对方毫无征兆地挂了电话。


之后再无联系。


我和你断了联系不代表我不想你,吴邪曾经觉得这句歌词让自己痛到骨子里。现在听到也只是自嘲的笑笑,一笔带过吧。没了张起灵吴邪又不是不能活。


 


“报告教官,擦汗。”他犹豫再三,还是输给挂在鼻梁上不肯滴下来的汗水,放下面子给张起灵打报告。


“叫什么名字?”张起灵明知故问地看着他。


     吴邪个子高,站在第一排,清晰地听见后排几个女生传出嗤嗤的笑声。他恨不得可以咬咬牙。


“吴邪。”他说,“你不认识我吗?”


后排起哄的声音越大了。


“吴邪,你这是你今天上午第七次要擦汗了。”


“报告教官,我容易出汗,怪我咯?”


“擦吧。”


张起灵最后还是输给他,无奈的摇摇头,“中午我来找你。”


后面的女生已经开始无法无天的小声议论起来。


 


上午训练结束,吴邪赶回宿舍里匆匆地脱了军帽带上钱包就准备跑。他不想见那个人,一点都不想。以为他吴邪是谁,就可以这样随便跑进他生活里,然后拍拍屁股走了。现在又跑回来,妈的,玩自己呢。吴邪咬牙切齿地想。


刚打开宿舍门,张起灵已经斜靠在门边等他。


“走,吃饭去。”


到餐厅有一段路,这么多年来他心里的积怨到了现在居然一点都不敢发出来,在心里开始天人交战,破口大骂自己是个怂货,丫跑啊,他张起灵能吃了你不成啊。另一个说分手了怎么了,不能做朋友了?你这样耿耿于怀他倒无所谓,显得你多记仇。


吃饭时开始谁都没说话,张起灵就在他对面夹着一片黄瓜放进嘴里。吴邪感觉没什么胃口,放下筷子双手捂着脸,莫名其妙眼角就湿了。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的筷子都给掰断。


“我先走了张教官。”他吸吸鼻子。换了这个称呼,没什么不习惯的,他和这个闷油瓶现在没交集,不用小哥小哥地叫。


张起灵握住他的手腕。


他愣住了,头也没回,用力甩开,往宿舍跑。


 


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烦到他心底里。教官说他不走心,别的同学都能忍住,吴邪却老是要擦汗。晚上训练完了,把他留下来。


别的同学像是解放了,三三两两都往餐厅走去。


“张教官,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要去吃饭了。”吴邪眯起眼睛看着张起灵,眼里没有一丝畏惧,声音里反倒有些歇斯底里。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浑身都是刺。”张起灵提出这个陈述句,“向后转。”


本来保持军姿站了一下午的吴邪有些踉跄地向后转过去。


“靠脚声不够响。向后转。”


“左右不分。向后转。”


“太慢了,向后转。”


吴邪在原地转了大概半个小时。天都黑了,吃晚饭的同学早就回宿舍里了。


“歇会吧。”


“报告张教官,你以为你以前身上没有刺吗?”


张起灵一愣。


吴邪过去的脾气就好像就是为了顺应他张起灵而生。温润和善,四年前他擅自去部队,没有告诉吴邪,他不知道吴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反倒是,吴邪的一举一动里都刻上了几分自己的影子。


他背过身去,事情变得几分棘手。迈开步子来回走,还没走回来,吴邪却以为他要走了,冲上去把他拦下来。紧紧从背后抱住他。


“妈的,气死老子了,你还想走?”


“没有。”


“你还想我再等几年?”


“快了,吴邪,我会回来。”


吴邪抬起腿狠命顶他膝盖,他好不容易稳住。


“行,我等你,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无所谓。”


他扒开吴邪缠在腰间的两只爪子,转过身去把手搭到吴邪肩上。把他用力往自己怀里勾过来。


“好久不见。”


 


#也许你想我的时候我也在想你


#多少次我告诉自己


#此情可待已成追忆


#多少次我告诫自己


#不再为你流泪到一败涂地



评论

热度(25)

  1. 吴邪我男神吴山天风 转载了此文字
  2. 齐宣子吴山天风 转载了此文字
    你要的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