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宣子

(普洪)你的悲伤和快乐 part1

今天天气很好。
云静静流淌着,树影悠然婆娑着,风无忧地踱向没有尽头的远方。
声音似乎模糊在飘渺的未来。
只有从远及近的火车发出悲戚的哀鸣。

我坐在咨询室门外的长椅上,看着那与我一同等待的零星的人们。我感觉心中的悲伤连同他们积压的忧愁变得愈发沉重,翻滚着的浪潮拍打着我竭力筑起的堤坝,显得我更加渺小与无助。
我感觉眼角又要淌出酸涩的泪,不由自主反复回想起那一个个压在我心头的沉重负担。但这里又有谁愿意倾听我的小小忧虑?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忙碌而疲惫地奔跑在自己没有终点的忧苦中,谁也不会驻足。
我只能呆呆地凝视着别处出神,胸口被到处冲撞的情绪压抑着喘不过气。这时,我不经意与另外的人交接了目光。循着目光望去,看见一个拥有浅色头发的年轻人,我和他红褐色的眼睛相互望着,心中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于是我撑起长时间来被悲伤压的不堪负重的嘴角,微阖着眼朝他微笑了一下。
我想,在这里的病人都是一样的疲惫与憔悴,哪怕看起来与健康的人毫无差别,他们应该也和我一样需要一点小小的被他人施予的安慰。
可我自从第一缕悲伤在心中弥漫,就不曾再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
令我惊讶的是,那个年轻人并不像我所猜想的那样奇怪地避开我的视线,反而像看到奇迹般从眼中放出熠熠光辉,随后灿烂而亲切地向我笑了。
哦,我想,他大概不是和我一同看病的病人,大概只是陪着朋友或家人来此的一个快乐而幸福的人吧。
真令人羡慕。

从咨询室出来,在外出的路上又碰到了他。他像是故意在那里等我一般,见到我就又带着惹眼的光芒微笑起来。
“好姑娘,你笑起来可真美。”他的脸上飞起两片兴奋的红晕,“我想和你认识一下,可以吗?”
我被突如其来的邀请惊了一下,虽然心中的浪潮不曾停歇,但我还是努力以美好的形象面对着外人们,面对那些不了解我的人们。
我笑了,“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他静静看了我一会,咧开嘴,有些喧闹的叫着:“我是吉尔伯特·贝什米特,瞧瞧你的名字,看着温婉得像大小姐,其实你的内心却并不如此吧。”
我一方面为他毫无根据的猜测而感到好笑,一面又回想起记忆里那个的肆意奔跑着的身影,那模糊的少女时光。也许他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时间的车轮滚动了一圈,我却已经走了好远。
我轻抿嘴微笑着,端详着他的模样。
现在回想第一次看他的模样的感觉,大概就是徜徉在阳光下的意大利小镇,明亮而热情。
我们又交谈了几句,互留了手机,笑着分别了。
转过身的那个刹那,面对着与往日毫无差别的街道,望着一个个脚步不停的匆匆路人,一种突如其来的寂寞与孤独席卷而来,
我重重喘息了几下,捂着胸口慢慢走着回家的熟悉的路,像是一种无法逃脱的囚禁。

吉尔伯特转回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微闭着眼,遮住了眼里原本快乐的光芒。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