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宣子

【瓶邪】百桥镇

吴山天风:

应该是小短篇。想写到哪写到哪。
*瓶邪only
*十年后吴邪没接到老张。两个人再相遇。就这样。
*格盘老张注意。
*有穿越时空梗
*百桥梗。


楔子
“听说,一个人若在一天之内走过一百座桥,就可以回到自己想回去的那一天,从头来过。”
于是2015年的秋天,这个江南的百桥古镇上来了两个奇怪的异乡人。

正文

女孩坐在一张有些油腻的小方桌前,打量面前抽着烟的年轻人。他相貌并不显老,可是眉目里的沧桑就好像活过了几千年。
“小老板,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她每天都问这个问题。没有人会到古镇上长住,而今天是年轻人下榻在这里的第三周。而这个人身上的神秘的吸引力,是现在很多女孩子所追求的理想型。
“可能是因为命运特别爱跟我开玩笑。”年轻人扯出一个苦笑,撸起袖子露出许许多多伤疤,显然是自己划的,看起来是类似于计数的作用。
她心里唏嘘不已,狰狞的伤疤并没有让她疏远年轻人,反而感到莫名的亲切。
“我走了。”年轻人有礼貌地打了招呼,跨出门槛,走进了雨里。她知道,晚上他会回来的。

“天真,你不会真信了那个鬼传说吧,骗骗小姑娘的,你咋也上当呢!”关根的山寨手机漏音很严重,从旁经过也能听见电话那头的大嗓门嚷嚷些什么。
“胖子,我没有相信。”关根没带伞,雨淅淅沥沥地淋到他的身上,他狼狈地甩甩手机上的水,继续道,“我只不过是想断了自己的念想。”他抬头,让雨水顺着脖子流下来,宛在锁骨那不肯动了。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接着传来一声叹气。
“想开点。”胖子对关根说。

关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靠了一声。他走了九十九座桥,却始终没找到那第一百座。他滞留在第九十九座桥上,靠着阑干,有些累了。
雨停了,木桥上很滑很湿,他看着远处的天,觉得有时候黄昏的夕阳像咸蛋黄。
他从来没想过如果真能成功,自己会想遇到哪一天。自己的人生好像就是个玩笑,似乎在有一天卡在了一个齿轮上,然后就步进了错误的轨道。然而一格一格地旋转着,他也是坦然接受自己的厌恶的。 后悔的洪水没有淹没整个身体,却也淹过了脖颈。

迎面走来的年轻人,像是等了自己十年。
不,说不准是谁等了谁十年呢。关根笑了。

年轻人在他身边靠下,保持了一阵冗长的沉默,开口道:“我好像认识你。”
关根眯起眼睛打量他,仍是那模样。连帽衫,背着一个很长的布包,只有关根知道那里面是一把古兵器。那是最后一行前,解雨臣给他的刀。
“是吗,我不认识你。”关根吐出一个烟圈,显然是很熟练了。他生出恶作剧般的想法,不紧不慢地说道。
凶猛的感情将关根包围了,而在张起灵面前他却只能谨小慎微,寸步难行。

有人说过,鳏寡孤独,是世界上最令人痛苦的情感的集合。那么如果关根是鳏寡,张起灵便是孤独了。
“认识一下,我是吴邪。”他说道。
堪堪看了看身边面容俊秀的吴邪,脖子上一道狰狞的伤疤,手臂上十七道淡粉色的划痕已经痊愈了,却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老练地抽烟,嗓音沙哑。显然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心里油然难过,眼前的人陌生而又熟悉,像电流般蹿过全身,促使他开口:“我不记得我是谁了。”
吴邪展开一个不可名状的笑容:“这么说,你也是来走一百座桥的。”
年轻人点点头:“我找不到第一百座。”
“那你想回到哪天?”
“2015年8月17号,我只知道有个很重要的人在那天等我。”

吴邪笑了,无声地摇了摇头。心里升起一股酸涩。眼眶里感觉不知名的液体在打转。
哭着在张起灵面前笑出来,一定很丢脸吧。
年轻人显然也来了兴趣。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眼神,像在问他想回到哪天。
“我?”吴邪指着自己。
年轻人惜字如金地点点头。
“抱歉,佛曰:'不可说。'我出过家,你知道。”吴邪指着自己头上的短发。
年轻人像是笑了。点点头表示能理解。

“抱歉,先走一步了。”吴邪吸了吸鼻子,背过身去。却又忍不住回头看看。夕阳下去了。雨又开始下了,年轻人伸了伸手,像要留住他,却又滞在空中没有再动,接着落了下去。

吴邪在雨里跑着,大脑里一片空白。十年来的精打细算,阴谋诡计,早就让他的心冷下来了。再凶险的时候多的是,他从未有过这样当机的情况,似乎张起灵,就是他人生里最不可预知的变量。
他淋得像只落汤鸡。狼狈地跑进小酒店里。
他只想洗个澡,然后美美地躺在床上睡过去。

梦里他找到了第一百座桥。张起灵问他,你想回到哪一天?
他说,2003年2月1日,26岁的那个冬夜里,自己与他在三叔家楼下擦肩而过的时刻。
谁知那一眼,便误了吴邪终生。


我并不是想悔不当初地改变结局,而是想重新与你再相遇啊。

吴邪泪流满面地从梦中醒来,发现现在是冬天的黄昏。款式老旧的手机在手里震动个不停,他揉了揉眼睛,试了好几个按键才想起哪个是读取键。

From:三叔
九点,鸡眼黄沙,龙脊背,速来。

吴邪这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是第几次回到这一天了,而他现在都不知道,第一百座桥在哪里。
百桥镇,逛过,相遇过,便已足够。


FIN


评论

热度(23)

  1. 吴邪我男神吴山天风 转载了此文字
  2. 齐宣子吴山天风 转载了此文字